小機榨成主力草魚價翻倍漲
 
引言
 
在鄭商所的支持下,7月23日至28日,本報聯合美爾雅期貨舉辦了“2017兩湖地區菜系市場形勢調研”。本報記者跟隨調查團深入油脂壓榨、飼料加工等企業,對當前兩湖地區油菜種植、油菜籽壓榨以及菜油與菜粕市場供需、價格等情況進行了調研,對產業企業利用期貨工具和參與期貨交易的情況進行了統計,同時走訪了油菜種植農戶、小機榨企業、生豬與水產養殖戶等,對產業調整、菜油與菜粕下游消費等進行了摸底式調查。
 
通過調研,期貨日報記者發現,當前兩湖地區油菜種植、油脂產業結構等發生了巨變,小機榨已成為了當地油菜籽壓榨的主力軍,油菜籽貿易得到快速發展。小機榨的興起讓市場減少了菜粕的供應,加上今年水產養殖利潤之好是百年一遇的,市場看好菜粕期現貨價格。然而小機榨生產的青餅、黃餅價格低廉,同時飼料企業利潤豐厚讓生產配方難以改動等削弱了菜粕價格上漲的動能。隨著臨儲菜油出庫數量的下降,國產菜油價格表現堅挺,但價格優勢的喪失,以及葵油、玉米油消費的興起等讓菜油的市場地位比較尷尬,使其難以成為油脂價格上漲的領頭羊。說一千道一萬,從國內油脂、粕類市場大的變動趨勢分析,豆油、豆粕仍是國內油脂與粕類市場真正的“王”,未來菜油、菜粕價格是漲是跌還是要看“王”的臉色。不過,菜粕、菜油市場具有較強的個性,產業企業參與期貨交易的積極性仍在不斷提高,而產業結構的調整、加工產業的轉移、臨儲菜油逐漸消失等又將為市場提供更大更好發展空間。
 
小機榨興旺發達,固有的市場格局不復存在
 
在為期5天的調研中,記者走訪了湖北、湖南主要的油菜種植區,對當地油脂加工企業經營情況等進行了詳細了解。從記者掌握的資料分析,近年來,隨著長江流域油菜種植面積的減少,以及油菜籽產量的大幅下降,加上菜油臨儲政策的取消,湖北、湖南兩省的油脂加工企業,除了一小部分轉向加工進口大豆或轉向糧油貿易經營以外,大部分企業關閉,有的企業甚至直接破產倒閉,長江流域油脂產業正在發生巨變,固有的市場格局已不復存在。
 
雖然長江流域油菜籽產量下降很多,油脂企業也紛紛關閉,但這里仍是我國主要的菜油、菜粕消費地。當前與未來,當地市場發展趨勢是什么樣呢?
 
“小機榨異軍突起,并成為兩湖地區菜油市場消費的主流。”京山縣一家民營油脂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兩湖地區居民對菜油較為喜愛,特別是鐘愛濃香型菜油,而這種菜油主要是由小機榨生產的。近年來,兩湖各地小機榨可謂是遍地開花,有效地填補了大中型油脂企業關閉所留下的市場空間。
 
據記者了解,在兩湖很多地區,當前油菜種植已不再是大面積連片的規模種植了,由于油菜籽產量下降和收購價高企,在產成品菜油價格又長期較低的情況下,大中型油脂企業進行國產油菜籽壓榨往往是入不敷出,壓榨利潤經常處在虧損線以下,于是紛紛停止了油菜籽壓榨,但由于市場需求依然較強,各地小型油脂企業等紛紛上馬小機榨生產線來滿足市場需求,當前小機榨已成為兩湖地區新興的產業,其生產出來的濃香菜油成為當地油脂市場暢銷品種,同時加工副產品青餅與黃餅則成為水產養殖的主要飼料原料,并對傳統意義上的菜粕市場形成了較大影響。
 
鐘祥市一家大型油脂企業的“老油料”向期貨日報記者介紹,為應對市場格局的變化,當前一些大型糧油集團已開始在長江流域進行產業布局,以前當地主要以加工油菜籽為主的工廠現在已改為壓榨進口大豆,主要原因是自2014年以來,長江流域油菜種植面積持續下滑,油菜籽產量持續減少,加上菜油臨儲政策取消又讓大中型油脂企業少了一項主要業務經營收入,很多撐不住的企業只好關閉,部分加工企業則進行了產業調整,如其所在的企業年加工進口大豆的數量已在20萬噸左右,特別是今年的大豆加工開機率大幅提高。他介紹,湖北省近年來有200家左右的油脂企業關閉,當前仍在開機的企業僅有5家左右,而今年當地市場對粕類與油脂的需求又十分強勁,公司生產的粕類與油類產品很暢銷,因此企業開足了馬力生產。
 
在荊門市一家民營油脂企業記者看到,由于壓榨油菜籽無利可圖,當前這家企業已經轉型開始進行稻谷經營了。
 
“今年新產油菜籽上市后,我們公司沒有收購,主要是開秤價太高了,當地其他企業上市初期收購油菜籽的價格為2.3—2.4元/斤,后來調高到2.6—2.7元/斤,其收購油菜籽主要不是為了榨油,而是為了做貿易賺差價,收購的油菜籽除了一部分銷售給當地小機榨企業以外,大部分銷往四川、重慶等地。”京山縣一家民營油脂企業負責人表示,進行油菜籽貿易已成為部分油脂企業的主要收入來源。
 
“老油料”告訴記者,其所在的企業往年最高時收購油菜籽的量為13萬噸,今年只收購了不到2萬噸,收購的油菜籽最終還賣給了外地的油脂企業和貿易商。他估計今年湖北省油菜籽流出到外地的數量占比有四成到六成,主要貿易形式是農民就近把所生產的油菜籽賣給當地小商販與貿易商,當地小商販與貿易商再轉賣給外地貿易商,或直接把收購的油菜籽發往外地油脂企業。近年來,外地來湖北采購油菜籽的客戶主要來自四川、貴州、重慶,山西、湖南等地。與此同時,流入四川的油菜籽經過壓榨后所生產出來的副產品,主要是青餅與黃餅又會回流到湖北市場銷售。
 
記者在湖北江陵、湖南岳陽等地的油脂企業了解到,進行油菜籽貿易業務雖然是不得已而為之,但隨著貿易伙伴的增多,操作程序的成熟,再加上守著長江這個黃金運輸水道,很多油脂企業把油菜籽貿易業務做得比較大,同時還增加了小麥、玉米、進口高粱等糧油品種的經營業務,未來預計隨著當地油菜籽及其產品數量的進一步滑落,這些企業還有可能成為沿海地區油廠產品進入長江流域市場的代理商,未來長江流域油菜產業格局將是一個全新的面孔。
 
對于油菜籽、菜油、菜粕期貨市場的投資者來說,分析人士認為,長江流域油菜產業的調整將減弱當地油菜籽及其產品對期價的影響力,期貨投資者可以適當減少對當地油菜籽、菜油、菜粕產量等市場因素的關注,但由于長江流域特別是兩湖地區仍是國內菜油、菜粕市場的重要消費地區,當地市場需求的增減仍是影響期價漲跌的重要因素,因此對這些因素投資者應一如既往的重視。
 
水產養殖利潤百年一遇,菜粕價格卻不見動靜
 
“出塘草魚當前的市場價為7—8元/斤,遠遠高于往年的3.5—4元/斤,加上今年很多養魚戶提高了養殖密度,湖北、湖南地區水產養殖戶獲利豐厚。”在洪湖市桃園區,數家養魚戶、魚苗銷售大戶與小龍蝦販子以及水產飼料經營戶那里采訪時,類似的話不絕于耳。
 
記者在采訪過程中獲悉,今年兩湖地區水產養殖利潤可謂是百年一遇,很多老養魚戶表示,即使是養殖技術一般的養殖戶,每畝水塘的收入也有5000—6000元。
 
從水產養殖利潤較高的形成原因來看,主要有以下幾點:
 
一是2014年、2015年兩湖地區水產品價格持續下滑,這讓很多養殖戶收不抵支,虧損嚴重。而2016年兩湖地區又多次出現洪澇災害,再次讓很多水產養殖戶損失慘重。今年部分養殖戶為了降低風險,不得不縮小水產養殖面積,或者干脆“洗手不干”了,同時還有一部分養殖戶把魚塘改為藕田,或改為小龍蝦池。如此一來,今年兩湖地區魚塘面積出現了下降,部分地區還出現了較大降幅,最終導致兩湖地區魚類產品產出總量降低。
 
湖南省涉農部門公布的信息顯示,近年來該省水產養殖業結構出現了較大調整,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很多水產養殖戶增加了優質高端安全水產品生產,主動調減了供應過剩的大路貨品種,而且還減少了投苗量,轉產或兼養小龍蝦、螃蟹、蛙類、鲌魚等特種水產品,有的養殖戶則開始種植湘蓮。養殖業結構調整改善了大宗淡水魚的供需面,導致今年部分魚價出現合理上漲,如草魚一改多年價格低迷的局面,同比大幅上揚,且推動大宗淡水魚價格整體上漲。與此同時,各地大力發展小龍蝦等名特水產品,養殖面積和產量不斷增加,導致名特水產品價格出現下滑,但養殖效益仍較好。
 
二是今年上半年禽流感多發,導致兩湖地區多地活禽交易市場休市,加上同期豬肉價格較高等因素的影響,水產品市場需求旺盛,交易活躍,交易量同比增加。這是令兩湖地區水產養殖利潤大幅提高的主要原因。
 
今年上半年,湖南省大宗淡水魚均價為12.48元/公斤,同比上漲14.02%,打破了2014年至2016年這3年內上半年淡水魚均價基本持平的局面。據記者了解,從今年1月開始,該省魚價呈現環比持續上漲、同比漲幅較大的態勢,改變了2014年至2016年上半年內1月魚價最低、2月價格上漲、3月價格下滑、4月價格反彈并持續上漲的固有走勢。分品種來看,今年上半年該省草魚、鯽魚價格同比上漲較多,漲幅分別為27.15%、21.32%,鱸魚、黃顙魚價格同比分別上漲18.02%、6.91%。
 
三是今年上半年兩湖地區禁漁期較多,加上環境治理力度加大,江、湖等水產品捕撈量劇減,這減少了市場供應。記者在洪湖看到,大量養魚的圍欄被拆除,大量魚船已被集中封存。
 
四是今年水產養殖密度增加、輪補頻率提高、高檔料投喂比例增加。由于養殖利潤可觀,很多養殖戶采用了養殖新技術,增加了養殖密度,同時膨化料等高檔料的大量使用又縮短了養殖周期,提高了養殖戶輪補的次數。
 
五是今年廣東等地魚類產品上市時間推遲,當地質優價廉的魚類產品至今沒有大量流入兩湖地區,而在往年這個時候已有大量廣東等地所產的魚類產品供應。據了解,與兩湖地區相比,廣東等地魚類產品單產量大,質量高,如魚類單產比兩湖地區高一倍左右。今年受低溫等因素影響,外地魚類進入兩湖地區的時間推遲,數量減少,這也是導致兩湖地區魚價較高的一個主要原因。
 
菜粕是水產養殖的主要飼料原料,當前兩湖地區水產養殖利潤這么高,菜粕價格按照常理會受到提振大幅走高。但從鄭州菜粕期價與國內菜粕現貨價格走勢來看,除了菜粕期現貨價格較為抗跌以外,市場并沒有表現出更多的上漲愿望。
 
“老油料”告訴記者,當前湖北很多水產飼料中的菜粕配比已從20%—25%調低到了8%—15%,主要原因是豆粕與菜粕價差較小,很多飼料企業沒有大量使用菜粕來替代豆粕的積極性。與此同時,小機榨的興起讓兩湖地區增加了青餅、黃餅的供應數量。由于其價格較低,加上很多小機榨企業和作坊分布在村鎮,養殖戶隨時隨地就可以采購到青餅、黃餅,并直接投喂,這也讓傳統意義上的菜粕銷售量出現下滑。
 
記者從數家飼料企業那里了解到,當前兩湖地區豬料中菜粕添加較少,禽料中菜粕添加比例約為5%,魚料中添加比例較為穩定,但低于往年水平。很多飼料企業當前菜粕生產周轉庫存在15天左右,主要從華東地區油廠采購,定價模式既有基差點價也有一口價,采購后入廠的時間約需10天。
 
武漢市一家大型飼料企業粕類采購部負責人告訴期貨日報記者,今年飼料行業的整體利潤水平較高,加上豆粕價格較低,很多企業基本上不在飼料配方上下功夫了,大比例使用豆粕的現象較為突出,這一方面增加了豆粕的需求量,另一方面減少了菜粕與其他雜粕的需求量。
 
據記者了解,膨化飼料的大量使用和預混料的減少等也讓菜粕的需求量下降。
 
不過,從兩湖地區今年水產飼料的需求情況來看,市場需求增長強勁,這將對菜粕價格形成有效支撐。
 
湖南省涉農部門公布的信息顯示,今年上半年該省飼料生產總產量約為481.57萬噸,與2016年上半年相比增長12.15%,其中水產飼料為47.43萬噸,同比增長18.87%。
 
從水產飼料增幅較大的原因來看,分析人士認為,魚價較好提振了養殖戶補塘的積極性,同時今年氣溫較高,適合魚類生長。此外,城鎮居民消費習慣的改變讓水產品的需求旺盛,這有助于水產養殖業的擴張,從而促進水產飼料增長,最終會提高菜粕的需求量,畢竟菜粕仍是主要的水產飼料原料。
 
臨儲油所剩無幾,菜油供應會否斷檔?
 
進入6月以來,國內期現貨菜油、豆油等油脂產品價格均出現了上漲,其中鄭州菜油主力1709與1801合約期價在兩個多月的交易時間內上漲了700元/噸左右。
 
從記者在多家油脂企業了解的情況來看,未來國產菜油供應量有限,其價格易漲難跌。主要原因是臨儲菜油已所剩無幾,而且剩余的臨儲菜油今后也不再進行競價銷售,大部分可能已轉為正常的儲備油脂,未來將通過正常輪出的方式供應市場。更為重要的是,前期已競價銷售完畢的臨儲菜油主要集中在益海、中糧等少數大型糧油企業手中,其擁有大量小包裝油脂生產線,其擁有的臨儲菜油主要將作為小包裝油的原料來使用,未來市場上不會再有大量散裝臨儲菜油供應。
 
“公司擁有臨儲菜油倉庫,今年臨儲菜油競價銷售結束后庫存還剩下1萬噸,后期將直接轉為正常儲備菜油。公司前期參與競拍到的1萬噸臨儲菜油主要用作了品牌小包裝菜油原料,當前還剩余5000噸左右沒有使用。”湖北一家油脂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其他油脂企業競拍到的臨儲菜油大部分已出庫完畢,估計市場上未消化的競拍完畢的臨儲菜油只有兩成左右,預計在8—9月份消耗完畢。
 
荊門市一家民營油脂企業負責人表示,前期兩湖地區競價銷售的臨儲菜油主要以散裝的方式銷往四川、重慶、陜西等地,貿易利潤在300—400元/噸,很多油脂企業與貿易商去年拍賣到的臨儲菜油基本消耗完了,市場上只有零星的貨源還可以找到。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湖北省已競價銷售完畢的臨儲菜油在200萬噸左右,剩余量有20多萬噸,其中2013年產臨儲菜油已經全部消化完畢,2014年產臨儲菜油數量也不多了。目前,湖北省已競價銷售完畢的臨儲菜油主要集中在益海、中糧以及其他資金實力比較強的油脂企業手里。由于中糧、益海主要以小包裝油的形式來消化競拍到的臨儲菜油,加上利潤較高,其基本上沒有向市場出售散油的意愿。
 
當地一位糧油貿易商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如果臨儲菜油的競拍到手價為8000元/噸,加上1000元/噸的費用做成小包裝油,售價往往在10000元/噸以上,其利潤則在1000元/噸以上。因此,當前手中擁有臨儲菜油的油脂企業完全沒有出售散裝臨儲菜油的意愿。而手里資金較為充足的擁有臨儲菜油的企業更會惜售,預計9月底之前國產菜油市場供應還可以保證,但在此之后就會成為稀缺資源。不過,沿海地區油脂企業加工的菜油以及進口菜油的供應還是有保證的。另據了解,除了國產菜油,國內還可以從歐洲等地進口非轉基因菜油,但價格較高,其中當前進口的毛菜油現貨價格已在7400元/噸左右,折合成一級菜油的價格為8000元/噸左右,基本上沒有價格優勢。
 
臨儲菜油所剩余無幾,且要轉為正常儲備,那么未來國內菜油供應是否會斷檔?
 
湖南一家油脂企業貿易部經理告訴記者,8、9月份國內菜油市場供應不會過于緊張,主要原因是市場處在消費淡季,需求還沒有好轉,但市場需求最差的階段已經過去了,四季度與春節前后市場需求將增加,國產菜油市場供需狀況將逐漸改變。
 
“玉米油和葵油雖然都屬于高端油品,市場售價也比較高,但當前正在大量進入普通居民家庭,這會替代一部分菜油。”武漢一家油脂企業油脂油料負責人表示,近年來我國葵油、玉米油消費增長很快,如葵油的年全國需求量已在100萬噸左右,今年的進口量估計為90多萬噸,葵油與玉米油消費正在異軍突起。
 
特別值得市場注意的是,很多油脂企業正在內地布局進口大豆壓榨線,未來內地豆油供應將十分充足,如果未來豆油價格較低,那么這些油脂企業會通過引導消費等手段逐步改變當地居民的油脂消費習慣,這會降低未來長江流域等內地市場菜油的需求量。
 
歸根到底,市場人士認為,從國內油類、粕類市場大的變動趨勢分析,豆油、豆粕仍是國內油類與粕類市場真正的“王”,未來菜油、菜粕價格是漲是跌還是要看“王”的臉色。不過,菜粕、菜油市場具有較強的個性,產業企業參與期貨交易的積極性仍在不斷提高,而產業結構的調整、加工產業的轉移、臨儲菜油逐漸消失等又將為市場提供更好更大的發展空間。
 
目前,全球油類和粕類市場價格仍在圍繞美豆產量的高低來運行。由于近年來全球主要大豆生產國產量大幅增長,全球油類與粕類價格受壓,但這種狀況正在不斷改善。短期來看,市場對美豆產區天氣的炒作正在進行中,天氣正在決定價格的漲跌。長期來看,供應決定價格的態勢仍將得到維持。
 
另據了解,今年我國大豆進口量有望再創歷史新高,將達到9000萬噸,未來市場如何消化供應壓力值得重視。
(來源:期貨日報)
期貨阻擊手 APP

掃碼安裝期貨狙擊手APP

成功之路 自此開始

返回頂部

交易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Copyright ? 2017-2019 上海裕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滬ICP備17023959號-1

滬公網安備 31010602004315號

 地址:上海市靜安區江場三路1228弄20號1501.1502,1503室

广东麻将技巧十句口 中国股票指数分类 澳博瑞特配资 河南11选5 琼崖海南麻将手机版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股吧股票推荐 股票行情分析软件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重生回古代 小说 pk10计划 pk10网址 游侠股市模拟炒股 免费股票推荐网站 怎么查股票融资比例 福州万千恒业股票配资 广西彩票快乐双彩开奖